• 世界杯真奇妙!兰帕德冤案缔造边裁见证博格巴进球 2019-07-17
  • 聚焦传媒前沿成果 第十三届亚洲传媒论坛在京开幕 2019-07-17
  • 河北定州: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07-13
  • 回复@看着就想笑:难道公有制社会主义就不能生存发展吗?事实上公有制会生存发展的更好! 2019-07-13
  • 罗援.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2
  • 红色大悟公开征集城市形象系列作品 2019-07-12
  • 中国三星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7-10
  • 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台风给东南沿海带来大风 2019-07-10
  • 这些“专家”说得相当不靠谱,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事实上不仅“农民没有富起来”,广大工薪阶层也“没有富起来”,其根本原因在于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 2019-07-03
  • 哈里王子大婚,王妃最爱的是Givenchy? 2019-07-03
  • 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9
  • 程序员编程网盗老东家600万 一年作案1800余次 2019-06-29
  • 浙江台州副市长出庭应诉民告官案 称要作表率 2019-06-29
  • 秦知道——西部网新闻频道 2019-06-25
  • 日照市园林建设发展公司精细化修剪为城市园林景观添魅力 2019-06-25
  •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25365|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人皮穿戴] 魔肤2

    [复制链接]

    黑龙江6 1走势图 www.mbc67.com 4885

    主题

    6705

    帖子

    7179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7179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17:54:5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2-1
    一大早,我就被一阵尖锐的闹钟给惊醒了。这并不是我平时所熟悉的闹铃声,惊得我猛地坐起来四处打望,才发现我不但坐在***卧室,还拥有***身体。我赶 紧挪到床边把闹钟关上。
    我低头瞧着地板确认不是在作梦,喃喃咕噜道:“太好玩了?!?br /> 毫无疑问,昨晚是个怪异的一晚,这种怪异还持续了整个晚上。我昨晚不光是难以入睡,即使是最后好不容易睡着了,可我的新乳房又时不时硌着我,使我睡得很不 舒服。我还打算过把这“魔肤”脱下来睡觉,而又觉得这会有点麻烦,最后还是取消了这个打算,想办法让自己睡得稍微好受些。
    冲动之下,我伸手胯下去探索我的新器官。她们当然与我原来的器官完全不同,但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只是有些……不一样。我吃惊的是她们是多么的敏感。我感觉 着我的身体,使我大吃一惊的是不知不觉中我的一根手指竟然插进了我的身体。
    我呻吟一声拔出手指道:“好家伙,这感觉真是怪?!鄙硖謇锊迦攵?,这感觉的确有些……怪异。我内心说不能再这样做,但也得承认这没有什么不舒服。
    带着奇异的感觉,我爬起床一点也没想过是不是要先把“魔肤”脱下,就到妈妈主卧室的卫生间上厕所。上完厕所出来,我拿起金色喷雾器,呆站了片刻才对着自己 喷。
    一阵刺痒突然间流遍全身,身体的感觉也发生了变化,摸上去没有什么知觉,慢慢才感觉到全身是被紧紧地裹在“魔肤”里。我下意识地笑着,先把头从“魔肤”里 拔出来,再整个从“魔肤”开口处爬出来。
    “太神奇了,”我嘟噜了一句,回到我自己的声音。
    大大打了个哈欠,我觉得比刚才更疲倦。使劲眨眨眼,我方弄明白今天这个早晨穿着“魔肤”比我平时更清醒。现在我由回到我往常那种迷迷糊糊状态。但我还是没 弄明白,妈妈平时起得早,而我穿上“妈妈魔肤”也就成了早起的人了。
    深呼吸几口,清醒点后,我小心翼翼地把“魔肤”放到床上,避免把她给弄坏?!澳Х簟被故窍笞蛲硪谎感?、一样柔软,看不出曾经穿过的痕迹。原来我还担心把 她给抻变形或是扯坏,现在总算是放心了。
    2-2
    放好“魔肤”来到***盥洗间冲个澡。一边冲,我一边不由得在想,穿着“魔肤”洗澡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澳Х簟笔遣皇欠浪??不知怎的,我料想“魔肤”肯 定会象人的皮肤一样防水,因为穿上“魔肤”,她就会变成皮肤。
    洗完澡,因为我的衣服没放在***卧室,我只好披上***浴衣。走出妈妈卧室去换我自己的衣服时,看见妈妈早已起来坐在厨房吃早餐。她已经脱下了“魔 肤”。
    “早,”妈妈用她自己的声音愉快地向我打招呼。
    “早,”我应道,一想到昨晚的事我就有点脸红不好意思。但说实话,还真***有些兴奋。
    虽说“魔肤”一直在我俩的脑海里萦绕,但我们都尽量避免提到她。我上学时,早上的阳光同往常一样明媚,但我一点也不想去上学。
    不出所料,这天我的心思根本没在课堂上,许多老师都批评我上课不专心。尤其是噶讷那个老太太,不但额外给我留了不少作业外,还吓唬说要我留堂来教训我。这 种事,她到不是第一次这样干。
    下了公共汽车,走完回家的那几步路,我心情舒畅起来,道:“还好,今天是礼拜五了?!?br /> 我长长松了口气,心里说,“感谢上昌,明天不用去上学?!币簿褪撬?,有两的工夫来玩儿,不用看噶讷老太婆的脸色和其他别的什么人的脸色。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还得把那死老太婆布置的作业做完。
    一进门就看见妈妈坐在餐桌旁给瓷娃娃上色。虽说终究要出售出去,但妈妈仍喜欢在家里摆布装饰这些瓷娃娃。这几个瓷娃娃还是半成品。
    “在学校怎么样?”妈妈停了下手上的活,抬头问道。
    我耸耸肩道:“还不错?!?br /> 妈妈点点头,但继续追问道:“噶讷夫人还是疯狗那样乱咬人?”
    虽然妈妈每天差不多都这样问,可我还是忍不住笑道:“对?!蔽医幼鸥嫠呗杪瑁骸罢獯嗡苟钔獾ザ栏也贾昧瞬簧偌彝プ饕??!?br /> 妈妈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对妈妈我很难撒谎蒙混过关,我只得老老实实告诉她:“我想是因为我上课不专心的缘故吧?!甭杪璧愕阃繁硎纠斫?,但说我该挨罚。
    说完我就伸手到饼干筒里去拿我的放学后的小点心。刚把点心拿出饼干筒,妈妈就喊我放下,说:“不要吃饼干,我们马上出去吃餐馆?!?br /> “真的吗?”我高兴地说。
    “当然呐,”妈妈微笑着慢慢站起来道,“你换好‘衣服’就出发。要换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找好放在你床上?!?br /> 听完我点点头,边向我房间走边想,妈妈特意要我换好衣服再去的餐厅,一定会很不错,不会差到那里去。一进房间,我就惊呼一声“噢”,立刻明白妈妈说的“换 衣服”是什么意思。床脚放的是“妈妈魔肤”,旁边是一堆***衣服。

    2-3
    呆呆地望着“魔肤”和衣服,脑海立马浮现出妈妈在隔壁乐不可吱地狂笑的画面。显然,妈妈还想继续昨完的取乐,并且交换彼此身份到外面吃晚餐。交换身份到公 共场合,我有些不安。说实话,光是这样想我就已觉得浑身不舒服。我打算过去让妈妈再考虑考虑,但回头一想,妈妈可能从中还有些别的准备。算了,就照妈妈想 的去做。
    “真是的!妈妈?!蔽易吖ツ闷稹澳Х簟弊匝宰杂锏?。
    不用猜,妈妈一定等着看我明白是换“魔肤”后出来时是什么表情,不然她早就跟着我进来了。我那时出来的表情,一定会乐得妈妈咯咯咯笑个不停,笑完她换是要 让我换。再三考虑后,我决定先还是不要她笑话。
    “不管怎么说,”脱衣服时一想到昨晚我自己就乐道,“这也很有趣?!闭饽训阑崦挥腥ぢ??!
    一分钟之后我就开始穿“魔肤”。慢慢套入“魔肤”,我心加速,再次体验“魔肤”将我身体吸收的感觉。深吸口气,将“魔肤”封上,我完全变成了***克隆。
    不由得再次轻抚绣发,轻揉娇乳,娇笑道:“小淘气?!?br /> 恋恋不舍的眼光从躯体转到妈妈找出的衣服上,先穿内裤和胸罩,戴胸罩比我想象的要困难一些,不过最后还是戴好了。戴胸罩,感觉上有点别扭。接着是衬衣和紧 身牛仔裤,最后是短袜和鞋。尽管不是我希望穿的漂亮的网球鞋,但只要不是妈妈经常穿的高跟鞋我就满足了?;购?,妈妈选的鞋是与牛仔裤相配的低跟鞋。
    “还不错,”穿好后我自己评价道。这当然比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转好多了。
    走进起居室看见妈妈已穿好我的“魔肤”并换好衣服。妈妈肯定早就事先从我房间里把拿衣服出来准备好。
    “你从来没有这样漂亮,”我开玩笑道,同时***声音从我嘴里冒出,感觉也是有些怪异。
    妈妈摇头皱着额头走过来说道:“你这个样子可不能出门,……”

    2-4
    我吃了一惊,因为这正是***安排呀。妈妈过来理了理衣服,但看上去她仍是不满意。
    “怎么哪?”我小心问道。
    “跟我来,”妈妈叹道,领我走进她卧室,指指梳妆台道,“快坐下?!?br /> “喔,喔,……”我不情愿地坐下,就象要一只狗去耍把戏一样。
    “别动,”妈妈笑着摁住我,看样子是知道我的想法。
    接着妈妈抓起梳子开始帮我梳头发,我只得乖乖地坐着。梳头有点好玩,但我不太喜欢。梳完头,妈妈放下梳子时,我还以为已经全弄好,可以出门了。而妈妈又拿 起化装盒。
    我哼哼叽叽往起站,说道:“不用了,……”
    妈妈摁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回椅子上,说道:“要是你认为在我满意之前就会让你出门的话,”妈妈盯着我继续说道,“那就会还有许多事等着你?!?br /> 没办法我只得坐回椅子上让妈妈在我的脸上涂抹?;购?,妈妈平素只化淡装,这样没几分钟就搞定。虽说只有短短几分钟,但窘迫的我也觉得好象过了好一阵时间, 我盼望早一点结束。
    “就好了,”妈妈一边化装一边安慰我,好不容易终于化完?;曜奥杪枞梦易范宰啪底涌纯瓷虾米昂蟮男Ч?。
    我吃惊地瞧着镜中的我,我比以前更象妈妈了。有了现在的发型和化装,我与平时的妈妈别无二至。这太神奇了。
    “啊,……”我张口说不出话来,只是满足地笑起来。虽说还有些害羞,我也得承认这确实不错。
    妈妈自豪地笑道:“我们走吧,我都快饿坏了?!?br /> 我们出门时,妈妈顺手抓起她的小肩包挂在她的肩上。我一见就乐得哈哈大笑,喊道:“要是你以为我会象这样子女里女气就会让你出门的话,那就会还有许多事等 着你?!?br /> “哦,”妈妈不好意思地咯咯笑道,“你说得不错,……”然后迟疑地把小肩包递过来,“你不要把里面的东西弄丢了?!?br /> 我点点头,笑着从包里掏出驾驶证说:“我想我现在已经有驾驶证了?!?br /> 我惊奇地意识道,不管怎么说,驾驶证上的名字和照片,现在都是我莎蓉·劳森。除了服装不同外,我就是驾驶证上的那个32岁母亲。当然,除了妈妈知道究竟是 怎么回事外,我现在已经拥有贴着我自己相片的驾驶证。我也特别乐意告诉妈妈这一点。
    “那,……”妈妈装出一副失望的表情说道,“我想我只有初学者证件?!彼绦僮案找馐兜?,“咳,只要有‘妈妈’陪着我还是可以开车?!甭杪栊ψ潘低?,我 们俩都不禁吃吃笑起来。
    上车时,妈妈顿了顿,才对我指指方向盘,然后自己绕过去坐在副驾驶位置,微笑道:“小心点?!?br /> “晓得了,”我也笑着应道,还好妈妈仍记得我会开车,“你教过我的?!?br /> “我担心的正是这个,”妈妈笑道。
    2-5
    我不太清楚我们要去的餐馆怎么走,妈妈不停给我指方向,很快我们就来到那个餐馆。这个餐馆比我们平时去的要好一些,但也不是昂贵的地方。
    一走进去我就觉得有些奇怪,特别是侍应生对我笑着问道:“就两位?”
    我迷惑了一下,侍应生只盯着我,理都不理妈妈,这与平时正好相反。但我立刻清醒过来,告诉他我们就两位,然后跟他走到餐厅角上的一张桌上。我注意到,他在 转身离开之前,其目光在我身上,不是在我脸上,停留了片刻。他离开前的倾斜向下的目光害得我脸上一阵发热。
    那侍应生一走,妈妈就乐的哈哈大笑,然后悄悄对我说:“我猜他喜欢上你了?!?br /> 我听完后,脸红红狠很盯住***样子,更让妈妈乐了。我一直还在担心,万一有人识破我们的把戏,指着我说我是个穿着妈妈蒙别人的小孩,那我就死定了。一想 到这儿,我心里就比刚穿上***“魔肤”时还要发虚?;褂?,有不少的家伙盯着我胸前的大咪咪,也使得我坐立不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放松放松,”妈妈平静告诉我,“把它们都当成是在恭维你不就行了。我也是这样做的?!?br /> 我瞧瞧妈妈,再瞧瞧四周,点点头表示同意。虽说仍有点不好意思,但我总算体验到一个女人第一次在公众场合时始终有人盯着她的咪咪时的感受。这确实有点不好 过。这之前我也这样盯过别的女人,但从来没有想过别人会有什么感受。
    想到妈妈刚刚说的办法,我式着把这些眼光视为别人在赞赏我。这样就觉得自在多了。
    进餐时,使者只顾服侍我而不管妈妈,这让我觉得很好玩。他一个劲问我饭菜怎么样,还要点别的什么不,好象我是特别重要的贵宾似得。我很喜欢这种倍受重视的 滋味。吃完饭,我又得去适应那帮家伙与你答腔时的那种只盯咪咪不瞧脸的目光。虽然不得不承认这有些好玩,但并不是说我就欣赏这种目光。
    回到家,我心情很高兴,早先的窘迫早已抛至脑后,也不再担心有人会识破我的假面具。这样讲可能有些怪,男人的注视增强了我的自信心,至少在我出门时没有人 能说我不是外表的“我”。
    “喂,”我们坐下后妈妈问道,“今天的晚餐怎样?”
    我笑道:“很……很好玩?!贝┳拧澳Х簟钡焦诔『先肥岛艽碳?,这次晚餐还至少帮我克服了我的下意识。
    “我很高兴你能够自得其乐,”妈妈满意地笑道,显然他以我的身份出去也是很兴奋。接着妈妈装出一副感激的样子说:“嘻嘻,谢谢‘妈妈’带我出去?!彼低晡?们又都大笑起来。
    与晚餐的刺激相比,今晚就一般话。我们只是穿着“魔肤”出去租了两张碟子回来,看完后各自回各自的房间上床睡觉。
    2-6
    我和妈妈出去吃晚餐的第二天是个礼拜六,这天下午我修解完草坪,放好割草机,进屋去吃点点心。然后,……,我不感肯定,但我却确实想起点什么。
    “干完了吗?”妈妈戴着手套从浴室出来问道。我整理院子时,妈妈整理房间。妈妈这样子好象是刚把浴室清理完。
    “哦,”我故意装不明白地问道,“干什么呀?”
    妈妈生气道:“整理院子……,我还以为你不是正在干吗!”
    妈妈扭头瞧了瞧窗外以修剪一新的草坪,回头对我低吼了句:“讨厌鬼?!?br /> 我撅嘴回了句:“那我是跟谁学的?”
    妈妈盯我了会儿,最后还是笑道:“你是指谁?”
    “喔,我谁都没指,”我假笑道。
    “抵赖,”妈妈挤挤眼道。
    几分钟后,我正在厨房啃饼干,妈妈干完了手里的活,把清洁工具归整好,满面笑容地进到厨房。从她的眼里透露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之情,与那天她将“魔肤” 展示给我看时的兴奋相比,要稍稍弱一些,但比昨晚我们准备出去吃晚餐时的要强。
    “哦,……”看着妈妈闪烁的眼神,我说道,“这次你又有什么事瞒着我?”
    妈妈假笑道:“你凭什么说我有事瞒着你?”我一声不吭地盯着妈妈,最后妈妈只好投降,吃吃笑道:“好了,算你赢了?!?br /> 但妈妈还是什么也没说,我倚着柜子问道:“妈妈,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
    “我考虑今天下午我们去逛商场,”妈妈笑道,“一想能到与我的妹妹一块去逛商店,你不知道我有多乐?!?br /> “但你并没有……”,话刚一出口,我立刻明白了妈妈究竟是什么打算,下半句咽了回去。
    “你也清楚,”妈妈抱住我的肩膀道,“我一直想尝尝有个双胞胎姐妹是个什么样的滋味?!?br /> 我一听就听呆了,想弄明白妈妈究竟是什么意思。出去逛街买衣服,这个想法比较奇特,但也奇特不过交换身份出去进晚餐。说实话,对这个想法我居然也有些兴 奋。我紧张地反问道:“逛街买衣服?”
    “对呀,逛街买衣服,”妈妈笑道,“相信我,你肯定会找到许多乐趣的?!苯幼庞治Φ溃骸耙悄愀也蝗サ幕?,……,看我怎么收拾你?!?br /> “你……”,我抗议道。
    而妈妈根本不理会我的态度,只是把我推出厨房,道:“快点,快点去换衣服?!?br /> 2-7
    回到房间,看见床上放的是***“魔肤”和衣服,我一点也不感到吃惊。耸耸肩,我一脸苦笑地脱衣服。我知道,要想去说服妈妈改变主意,是没有一点可能。要 是她愿意的话,妈妈肯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鼓动家。说回来,我现在也根本不想去说服妈妈。
    没两分钟,我穿好了“魔肤”和衣服。这次,我根本没有打量我的身体就把衣服穿上。当然,对这个身体的神秘感不如先前,但她仍充满了诱惑,要不是妈妈不知什 么时候就会闯进来,我还想再好好探索探索。
    果然,不出我所料,妈妈真的进来了。她双手叉腰站在一旁看着我穿上最后一件衣服。我们什么话也没说。
    “还不错,”穿好后,妈妈说道,“你昨晚脸上的化妆还没有除,”皱皱眉继续道,“我们先得把它们除干净再重新化?!?br /> 我做个鬼脸嘟噜道:“那就来呗?!?br /> 妈妈笑道:“快过来,妹妹。让我教你怎么化妆?!?br /> 坐在***梳妆台前,再次体验昨晚的经历。这一次,妈妈一步一步化的很慢,一步一步给我仔细解释每一步在做什么、怎么做。是妈妈来教我如何化妆,确实有些 别扭,再加之我根本不想学,这就更不自在。为了对得起***尽心尽力,我只得打起精神来。
    不一会儿,妈妈给我上完了化妆课,我们出门逛街买衣服。我并不想我们象双胞胎一样陪妈妈逛街,而妈妈却是十分高兴,也难怪,妈妈不再像从前那样一个人孤零 零上街买东西。能有一个双胞胎妹妹陪着做一些“姐妹”间的事,这种机会对妈妈来说,确是难得,你说妈妈能不喜不自禁吗!再说,我也很想让妈妈高兴高兴,所 以我毫无怨言地陪着妈妈各个商店逛逛,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要败了***兴致。
    我们四处看看逛逛,然后在一个商场的更衣室,我替妈妈一件又一件地试穿她挑的衣服。穿上一件紧身衣,紧身衣箍在身上很不舒服,但穿上后身材却是难以置信地 更加魔鬼。
    我原地转转身,让妈妈看看紧身衣穿上后的效果,并问道:“呃,你看怎么样?”因为我穿好的毕竟是妈妈选出来的衣服,……,还有,这些都是准备为妈妈买的。
    “好极了,妹妹”,妈妈笑道。四周瞅瞅,确认没有别的什么人,妈妈凑过来道:“以后每次买新衣服我都要你陪我来?!倍倭艘幌?,继续道,“这比照镜子自己看 好得多?!?br /> 我有些夸张地叹道:“那就是了?!?br /> 在***坚持下,我又接着换另一套衣服,好让妈妈能看到她自己穿上这套衣服后的效果。我边穿边想作为***双胞胎姐妹究竟会怎么样。这确实比较怪诞,但同 时也是很好玩。显然,人们并不是能经??吹酵耆谎乃?,即使我们的穿着并不相同,可他们仍盯着我们瞧个不停。
    “喂,”妈妈对我说,“我看这双鞋跟这条裙子很相配?!彼底怕杪杼崞鹉撬诖蛄康男驴罡吒?,又指指我身上穿的裙子。接着妈妈又问道:“来,试试!”
    盯着妈妈手上的高跟鞋,我苦笑着点点头,坐下来把高跟鞋穿上。一站起来,我立马发现穿着这样高的高跟鞋,根本就站不稳,更不用说迈腿走路了。试着变换不同 的姿势,哎,以脚尖着地的姿势还行。当然,妈妈忍俊不住地偷笑着告诉了一些穿高跟鞋的技巧。
    为了让妈妈满意,我又试了许多不同的服装和鞋子。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也从中找到了乐趣。一个男人即使在他的外表象女人的时候,他的自尊心也不 赞赏妈妈对我的举动。妈妈买的东西与我们挑选试穿的东西关系并不大。
    妈妈转过来静静地望着我,然后倾过来亲亲我的脸颊低声道:“谢谢?!贝勇杪韫首髌骄驳挠锲形乙哺惺艿剿闹械目炖?,同时也为能向妈妈提供快乐而感到高 兴。

    2-8
    在商场,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时间过得有多快。步出商场看看天空,我才明白我们在商场里待了多长时间,咕咕叫的肚子提醒我,现在已经是该吃晚饭的时候了。正好 妈妈也有点饿了,于是妈妈决定我们还是在外面进晚餐。这一顿晚餐,我吃得很是不容易。因为自我们一进入餐厅那时起,那些服务员看到我们俩个面貌如此相象时 脸上的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总是令我发笑,对我来说,忍住笑可不在行。这些服务员根本弄不清楚是谁要的东西,把东西经常送错。我和妈妈当然不会去提醒她 们,反而故意给她们添乱,即使她们弄对的我们也说她们弄错了。到我们吃完时,已弄得那些服务员都不敢过来。最后,我们给了可观的小费作为补偿?!澳憧醇?个女服务员脸上的表情了吗?”走出餐厅我笑道,“那真是绝了?!薄岸匝?,”妈妈也笑道,“真是太好玩了?!弊叩匠蹬?,妈妈停下来看看表,然后若有所思地看 着我。妈妈她深沉地望了我一会儿,脸上的表情慢慢放松,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眼光里透射出我已十分熟悉的神采?!霸趺茨??”我问道。妈妈只是简单答道: “你一会儿就会知道?!比缓蟛辉俜炙?,让我赶快上车。及分钟之后,妈妈把车开到一个酒吧的停车处,停好车,关掉发动机。来这里干什么,我正糊涂间,妈妈调 过头来,看着我淡淡地笑道:“我想……现在你已到了可以喝酒的年龄?!焙染啤馕矣械愠跃?,但只是平静地应道:“喔?!薄澳憧?,”妈妈和蔼地笑着把手放 在我的手上,道,“我不会带一个15岁的小孩进酒吧,但你现在是我32岁的双胞胎妹妹?!蓖R煌<绦档?,“要是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蔽掖舸舻赝怕?妈,一时半会儿没弄明白妈妈在说写什么。即使妈妈没有明确说出来,我想她也很是期望能带我进去,与她的“妹妹”一块喝点酒。于是我点头笑道:“那好吧?!?妈妈也乐道:“那好,我们进去。你跟紧我,不要离我太远?!蔽业阃吠?,我们就进了酒吧。这是我第一次进酒吧,难免有些拘谨。但我也不想处处引人注目,于 是我打量四周,尽量放松自己,再说这个酒吧还真布置得不错。我们一两分钟后就在酒吧的角落找到一张桌子坐下,妈妈要了两杯啤酒。我还瞧着我那杯时,妈妈却 边咂啤酒边乐。我不想输给妈妈,再说我外表是个大人,于是我慢慢在我杯子里喝了一口。听别人说啤酒很好喝,喝了这一口我才知道这啤酒的味道远没有我想象的 那样可口,但也不难喝?!澳憔醯谜ρ??”妈妈看见我在喝了口后咂味道时问道?!盎箍梢?,”我假装很随意地淡淡笑道。我们坐了好一会儿,我边嚼着啤酒边随意 地打量四周,悠闲地享受着成长的……大人的闲适,我如今可以随时到象酒吧这样的地方,叫上几杯啤酒,并且不会再有人要我拿出身份证。即使这只是暂时的,但 我也因此充满自信,我的生活开始改变。喝过啤酒,我俩来到台球桌前,比赛玩了几盘,后来还同边上的几个家伙赛了两盘。那些家伙不断向我们调情,而妈妈老练 地应付回去,我看妈妈也是乐在其中。同时我在想要是他们知道他们正与之调情的女人是个15岁的小男孩时,不知他们会有何作想。真该死的是此刻我根本没有一 个十几岁男孩的感觉,这难道是酒精在作怪?到我们离开酒吧时,我已整整喝下去两瓶啤酒,弄得我走路都有点偏偏倒倒。虽说并不是故意让我喝多的,可妈妈看见 我这个样子,还在一边偷着乐呢。为了确认我是不是有事,“姐姐”凑近来一个劲问我怎么样,最后总算是到家了。第二部完
    “真难受,”这是我在星期天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从我醒来直到到厨房吃早餐,我都一直在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桌子对面坐着吃饭的是我的双胞胎兄弟。
    “早安,”我那双胞胎边嚼着嘴里的饭,边笑着向我问好。
    我盯住穿着我的“魔肤”的妈妈,思索她究竟又在准备干什么。妈妈什么也没说,但我很快就猜出来,今天妈妈要玩的是昨天的翻版。
    耸耸肩,我端饭碗坐下来,暗示道:“我一直想知道有一个兄弟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感觉?!?br /> 妈妈一听就笑道:“那,你现在正有个机会去体验体验?!?br /> 之后我们就不再提这个话题,至少是有好一阵没有提。我们只是饶有兴趣地象双胞胎兄弟一样对任何一件小事也争个不休。这确实很好玩,虽说是在心底里有一丝奇 异的感觉,但也许正是这一丝奇异的感觉才使我们觉得很好玩。
    玩了会儿,我就和妈妈乘巴士到市中心去。我俩谁也没有驾照当然不能开车去;我也只有一辆单车,当然没发骑车去。到站下车,我们在大街上逛了个多小时,我给 我的“兄弟”指点在哪儿好玩的街机。我们在街机上玩了好多游戏,绝大多数都是我赢了……,但并不是每次都是我赢。妈妈掌握得很快,虽然我在街机上化的时间 早已数不清,但***技术很快就差点追上我。
    在商场,我们也待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在商场里面相互追逐,到处打量,还吃了顿午餐。妈妈完全沉渗在现在的身份中,她甚至盯着一个年龄与我们相仿的可爱女孩 评头论足,这可是妈妈认为最没教养的事啊。听见这些词儿从***嘴里吐出来可真是不可思议,不过这也明白无误地告诉我,我可真有了个双胞胎兄弟!
    和妈妈回到家,我们又踢了会儿球,妈妈可是好好地体会到一个十多岁男孩的味道。我也玩得筋疲力尽,玩的过程中有时我也忘了在那躯体中是我***灵魂。妈妈 完全投入其中,玩得十分尽兴,她可是充分利用此机会体会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
    令人沮丧的夜晚不可避免地来临,我和妈妈都不会忘记这个特殊的一天,也不会忘记我们借此彼此更加了解??勺钪瘴颐侨缘没氐轿颐窃吹纳?,“魔肤”还得脱 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实在不想去上课,可是还得一如其常地去上学。一到放学,那简直可说是换了个天地。不管是双生兄弟、双生姐妹,还是占据***身份,每个夜 晚都充满了喜悦和欢笑。
    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和妈妈从没提起,但我感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在此之前,我们已是十分亲密,而现在我们更是再近了一层。此前妈妈可说 是象我的姐姐和密友,现在可不再仅仅是姐姐和密友?!澳Х簟比梦颐谴硬煌慕嵌忍逖樯?,光这也让我们兴奋不已。

    2-9
    礼拜四放学后,我去了比萨店。比萨店是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一两个星期我们男生总要结伴去趟比萨店。这次我可无心留恋,呆了没两分钟我就跟大家拜拜,急急 忙忙往家赶,焦急去体验体验“魔肤”今天由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新刺激。
    我翻出妈妈的“魔肤”穿上,妈妈也穿上我的“魔肤”。不知为何,我已开始喜欢上妈妈的角色,特别是在妈妈扮演我的“儿子”时更是如此。象这样交换角色使我 倍感兴奋刺激。今晚,我们不光穿着“魔肤”上床,还又一次交换了卧室。
    早上闹钟响时,我一醒来就马上感觉到我身躯的不同,也记起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闭着眼继续穿着妈妈的“魔肤”躺在妈妈的床上,一抹笑意浮上嘴角。
    “该起床了,”我自言自语地笑着去够“魔肤”喷筒。一够没够着,这才发现我昨晚明明放在床头柜上的喷筒不见了。是不是我昨晚放在别的什么地方了?!皡??”
    我连忙跳下床去找喷筒,偶一回头看见房门半开着,妈妈穿着我的“魔肤”和我的一身衣服站在门边。我早上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个场面。
    “早上好,‘妈妈’”,妈妈笑着向我打招呼。
    我满脸羞红地抓起床单挡在胸前,但立刻就醒悟这个举动太愚蠢。不管怎么说,***露的是妈妈的乳房,或是妈妈乳房的复制品,对这对乳房妈妈比我还熟悉。
    “早上好”,我有些窘促地答到,眼睛仍不停在床头柜、梳妆台上到处找那个喷筒,一边尽力想回忆起昨晚我到底把它放在哪儿了?!澳憧醇业呐缤擦寺??”现在 最要紧的是赶紧把喷筒找出来,不管是妈妈的还是我的,哪个都行。
    妈妈站在门口仍没什么动作,只是笑着说:“我晓得?!?br /> “那……”,我暗示妈妈继续说下去。我等了会儿,也没见妈妈说啥,可我从妈妈的眼里看出别的什么意思。这时妈妈才又开口。
    “别焦急,你迟早看得见喷筒,”妈妈狡黠地笑道,“不过得等到我放学回家?!?br /> 我呆呆地茫然道:“什么?”
    我这表情让妈妈乐得喘不过气来,好一阵才答道:“我想要是我们完全交换身份一整天,那不知道会多么的有趣?!甭冻鲆桓焙苁窍蛲难?,微微笑道,“这样, 我到学校上学,你呐,可以替我去上班,也可以装病请假呆在家?!彼低曷杪杷仕始绾芩嬉獾难?,好象不在乎我有什么想法。
    “那,要是……,”我抗议道。
    而妈妈阻止我继续说下去,道:“没什么好担心的?!甭杪璧难凵窀嫠呶?,这已经决定,不可能再改变。
    我轻吟一声,搞不清楚妈妈她是不是要给我难堪,只要她不弄糟我的名声或是其它别的什么,我就谢天谢地了。妈妈她当然不会弄错我的课表,也不会叫错我所有老 师和大多数同学的名字,因为她小时也在这所学校上学,这她更不会走错上学的路。但不管怎么说,在熟人面前假扮我,对妈妈也是一个挑战。
    妈妈再次笑着提醒我:“你不再上床再岁会儿,‘妈妈’?你用不着早起去上学?!倍晕艺UQ?,然后转身关门走了。
    “不要走,妈妈”,我对着妈妈的背影摇头低声叹道。
    2-10
    需说我心里还是想追出去阻止妈妈,或是赶快去把“魔肤”喷筒给找出来,可最后还是放弃了。妈妈的这个点子,我是不怎么欣赏,可仍是觉得有些莫明的兴奋。交 换身份后一个人安静地呆会儿,或者一块到饭馆,就已经使我兴奋不已,要是象这样公开在熟人面前会是什么样滋味?光是这样想想就已是觉得十分疯狂。胡思乱想 了阵,我还是向妈妈建议的那样,先钻进被窝再睡个回龙觉再说。
    大概又睡了个半小时我才醒来,揉揉睡眼,爬出被窝。不象我原来的身体刚起床总是睡眼朦胧那样,这个娇躯一醒过来头脑就十分清晰,这就是穿妈妈“魔肤”的好 处之一。而妈妈对此可总是抱怨穿着我的“魔肤”早上老也睡不醒。这个好处我可是偷着乐。
    “早上好,妈妈”,再次对着镜中的妈妈问好,同时也忍不住对镜做鬼脸、吐舌头。这个场面非常的滑稽,因为在镜中的妈妈也在同样的做鬼脸、吐舌头。
    瞧着瞧着镜中的“妈妈”,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到“自己”的身上,也不由得害起羞来。我努力说服自己,这并不真的是妈妈的身体,…,这只不过是件服装而 已,…,一件“魔肤”罢了,它与别的不同之处在于穿上它特别的逼真而已。
    双手上下抚摩嫩滑的肌肤,体验着在手指呼唤下慢慢升起的兴奋。从柔软的肌肤到丰满的乳房,我抚摩着的是成熟的女人躯体。能抚摩这样迷人的美体,而这娇躯就 是我自己,这让我陷入疯狂。我的身体的感应也越来越强烈,比前几次穿“魔肤”时的感觉有天壤之别。
    对这种感觉我心里有些不安,但仍不想停下来,我一支手揉捏着我的乳头,另一支手慢慢滑到胯下去感受那温暖潮湿的地方。我越来越兴奋,也很是受用。说实话, 这些举动我自己也觉得有些下流,也许正是这种下流的想法使得我感觉愈加的强烈?;蛐砦冶任蚁胂蟮母衤杪?。
    躺在床上,感受着与男孩手淫时的不同感觉,这比男孩手淫畅快多了,特别是当到达高潮时的滋味真是妙不可言。这种感觉太棒了,我想留住这种感觉,于是不住手 地继续弄下去,直到第二次高潮的到来。第二个高潮比第一个还要妙,我真是喜欢透了。一次不要太多,我松懒地躺在床上想,要是妈妈知道我穿着“魔肤”手淫的 话,简直会把我羞死。一会儿,我又想,要是妈妈不太在乎的话,她也可能只是笑笑而已。
    躺了会儿,我起身来到浴室尿泡尿??醋旁「孜以谙?,不知道穿着“魔肤”泡澡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马上就明白这是杞人忧天,“魔肤”已变成皮肤,泡个澡还会 有什么问题。但我仍上上下下摸索着身体,特别是原来 “魔肤”的封口处,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确认没什么后,我才扭开水龙头,放好水,舒舒服服躺在浴缸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黑龙江6 1走势图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9-7-18 23:12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ww.mbc67.com.

    快速回复 黑龙江6 1走势图 返回列表
  • 世界杯真奇妙!兰帕德冤案缔造边裁见证博格巴进球 2019-07-17
  • 聚焦传媒前沿成果 第十三届亚洲传媒论坛在京开幕 2019-07-17
  • 河北定州:秸秆回收变废为宝 2019-07-13
  • 回复@看着就想笑:难道公有制社会主义就不能生存发展吗?事实上公有制会生存发展的更好! 2019-07-13
  • 罗援.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2
  • 红色大悟公开征集城市形象系列作品 2019-07-12
  • 中国三星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7-10
  • 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台风给东南沿海带来大风 2019-07-10
  • 这些“专家”说得相当不靠谱,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事实上不仅“农民没有富起来”,广大工薪阶层也“没有富起来”,其根本原因在于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 2019-07-03
  • 哈里王子大婚,王妃最爱的是Givenchy? 2019-07-03
  • 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9
  • 程序员编程网盗老东家600万 一年作案1800余次 2019-06-29
  • 浙江台州副市长出庭应诉民告官案 称要作表率 2019-06-29
  • 秦知道——西部网新闻频道 2019-06-25
  • 日照市园林建设发展公司精细化修剪为城市园林景观添魅力 2019-06-25
  • 扑克山庄赢话费 甘肃快三实时开奖结果 中彩网双色球app jj麻将 31选7中奖 平特一肖中特稳赢 内蒙古11选5时间 163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电子游艺 篮球比赛记录表填写方法 闲和庄娱乐城投注网 360彩票走势图360 多期七位数开奖号码 新时时彩赌博透视眼 北京快3形态一定牛